與時間賽跑的電影修復師,如何讓老電影“重生”?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20-12-15 14:55:08
A+A- |舉報糾錯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12月14日電(任思雨)“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1956年,長春電影制片廠拍攝的黑白故事片《上甘嶺》上映,插曲《我的祖國》成為一代又一代人心中的金曲。

  而最近,觀眾有望在影院再次欣賞到這部經典影片。12月10日至30日,全國藝術電影放映聯盟在北京、上海、重慶等11個城市舉辦“珍藏:中國經典影片展映”,由中國電影資料館珍藏和修復的《枯木逢春》《五朵金花》《李雙雙》《錦上添花》《上甘嶺》《英雄兒女》《祝!贰洱堩殰稀贰稙貘f與麻雀》《早春二月》10部國產影片重返銀幕。

  “第一次在大銀幕看修復版的老電影,經典永不過時!”有人評價道。老電影是怎樣修復的?電影修復的標準是什么?中國電影資料館電影修復師胡曉彬解答了這些疑問。

來源:中國電影資料館公眾號。

  老電影如何修復?

  電影《天堂電影院》里,曾有讓無數觀眾心痛的一幕:放映室的膠片突然失火,小男孩多多沖進火海救出了倒在地上的老放映員艾費多,但艾費多從此再也看不見了。

  在膠片時代,許多老電影的存儲就是這樣脆弱。早期的膠片材質是硝酸片基,這種物質極易自燃,只要溫度超過40度就會有自燃風險,后來硝酸片基被醋酸片基、滌綸片基所取代,但酸化、變質的危險依然存在。

  時光在膠片上留下印記,更可怕的是,一些經典影片可能會就此“永遠消失”。于是,一群熱愛電影的電影修復師,正趕在它們消失前積極搶救,保留那段珍貴的光影記憶。

  胡曉彬介紹,電影的修復流程通常分為三步:物理修復、數字修復和藝術修復。

  物理修復主要指的是指對膠片的接補、清潔等工作。中國電影資料館有兩個位于北京和西安的電影膠片資料庫,分別存放著電影拷貝和電影底片,在西安臨潼驪山腳下,有一支團隊自1972年開始就一直從事膠片的修復工作,將手藝傳承至今。

來源:受訪者供圖。

  在物理修復完成后,電影修復師便開始著手數字修復,先將膠片上的影像通過掃描的方式轉換成數字文件,再一步步處理掉色、劃痕、霉斑、抖動、閃爍、噪聲等問題。

  或許有人會問,聲音也可以修復嗎?實際上,電影作為視聽藝術,聲音修復也是尤為關鍵的一環。畫面修復得越好,原先老電影膠片上的單聲道聲音就會顯得越單薄,為了給觀眾更好的視聽效果,修復師們會對個別影片專門制作5.1聲道的環繞聲,還會對個別影片增加效果聲,比如腳步聲、門聲、水聲。

  另外,有些膠片會出現斷裂缺失的情況,畫面可以通過計算前后幀之間的運動軌跡進行彌補,音軌丟失卻不可逆。胡曉彬說,近年來,電影資料館聯合中國傳媒大學與東莞理工學院,利用人工智能展開對聲音修復的專項課題研究,正在努力嘗試結合新技術攻克之前解決不了的問題。

來源:受訪者供圖。

  “修舊如舊”的藝術

  當物理修復和數字修復結束后,電影修復還要達到一個更高的境界:藝術修復。

  畫面越亮越鮮艷,就算修得好嗎?其實,電影修復同文物修復一樣,有一個重要的藝術準則——“修舊如舊”,盡量讓影片最大程度地還原成當時的樣子。

  因此,電影修復師會盡可能邀請當年影片的主創人員到現場指導,“只有他們知道影片當時拍攝是什么樣子,有些影片由于條件限制,我們在這個階段可以彌補當年的遺憾”。在修復《本命年》時,資料館就邀請到導演謝飛,按照當初的創作想法來還原片子的風格。

  如果沒有辦法請到當年的主創,修復師就要翻閱大量的圖文資料,找到當時的導演闡述、攝影闡述,遵循他們的理念進行修復。

  比如,修復新中國第一部彩色故事片《祝!窌r,由于底片保存完好,影片掃描出來的畫面非常艷麗,但《祝!肥莻悲劇故事,修復師們找到當年的攝影闡述,上面果然寫著“應以淡彩色為佳”。

  還有一段闡述說到電影里的一個鏡頭,有一束光照在主人公祥林嫂的臉上要有種慘白的感覺,但掃描出來卻是打了光的,于是,修復團隊依循著當時的意見一點點調色,最后導演;〉膬鹤永钜嘀薪淌诳吹胶笠彩终J可。

《祝!沸迯颓。來源:中國電影資料館公眾號。
《祝!沸迯秃。來源:中國電影資料館公眾號。

  電影修復不但有傳統洗印團隊,還有數字修復團隊,需要掃描人員、修復師、調色師、聲畫合成人員及輸出人員密切配合;它同時又是一項耗時耗力的工作,一部90分鐘的影片約有12萬至14萬幀畫面,而通常修復師一天平均能修復5000-6000幀,也就是4分鐘的影像。

  8月20日,中國電影資料館接到修復《上甘嶺》的任務,在兩班輪流24小時地修復下,最終于10月25日凌晨完成!拔覀兪褂谩渡细蕩X》畫原底的素材進行修復,畫原底是導演拍攝完之后的第一版素材,聲音使用的也是聲原底,同樣也是質量最好的一版!焙鷷员蛘f。

  除了綜合性強,電影修復更是一項細活兒,每部影片膠卷受損的情況不同,比如《林家鋪子》的白絮斑、《解放了的中國》的褪色嚴重,還有《祝!分刑摻怪赜暗溺R頭,修復師對比了很多修復軟件后發現,解決了虛焦的問題就會有臉黑的問題,解決了臉黑的問題就有噪點大的問題,這都需要用耐心一項一項地完成。

《林家鋪子》修復前。來源:中國電影資料館公眾號。
《林家鋪子》修復后。來源:中國電影資料館公眾號。

  觀眾如今經常聽到的4K修復版,則對畫質和細節的要求更高,4K的文件大小是2K的4倍,修復一部4K影片的文件大小大概有20TB左右,傳輸輸出和計算機自然計算需要更多的時間,這也使修復師們的修復時間壓縮得更厲害。

  “與時間賽跑”

  膠片承載著許多電影人和觀眾的美好記憶,而它最大的風險是會隨時間變質,即使在標準環境下保存,也只能延緩變質的時間,因此,有人說電影修復的工作是“與時間賽跑”。

  2006年底,中國電影資料館發起了電影檔案影片數字化修護工程,致力于完成中國現存的上萬部老電影的修復工作,至今已完成影片修復3100余部。

  “中國電影資料館修復的最早的一部影片是1922年的《勞工之愛情》,也是我們館藏最早的一部影片,是‘鎮館之寶’!焙鷷员蛘f。

  值得慶幸的是,電影修復師們年復一日的堅持開始被越來越多的人看到。近些年,各大國際電影節紛紛開設了修復電影單元,平日里,修復影片的展映也經常一票難求。2019年,運用高幀率修復技術的4K修復版《盜馬賊》入選第72屆戛納電影節經典單元。

  隨著技術的發展,人工智能技術在修復中的運用也變得更加常見。例如今年,電影資料館受央視頻委托,利用人工智能上色修復技術,完成了《上甘嶺》歌曲《我的祖國》全曲片段的著色,《林家鋪子》也使用了人工智能修復片中存在的大量的白絮斑。

《我的祖國》彩色4K超高清修復版。來源:視頻截圖。
《我的祖國》彩色4K超高清修復版。來源:視頻截圖。

  但是,人工智能并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機器自然計算后有些運動鏡頭會算壞,“有一場下雪的戲,人工智能算完之后白絮斑沒了,雪也沒了,這些都只能我們修復師一幀一幀地修復”。

  電影修復事業,仍將是一個有些漫長的接力與傳承過程。

  胡曉彬說,目前除了中國電影資料館的研究生剛開設了修復專業,還沒有一所學校教電影修復的相關知識,很多知識都是在日后工作中積累學習的,想成為一名修復師,對平面設計、美術、計算機、后期制作等多個領域要有所了解,“最主要的還有工匠精神,要耐得住寂寞”。(完)

[ 責任編輯: 李里 ]
新聞爆料:QQ群 41885496  熱線 8200999

相關新聞
下載膠東頭條
評論

映像膠東更多
視聽中心更多

膠東頭條客戶端   簡介:提供煙臺新聞、國內國際報道、便民信息、網上民聲等服務。

煙臺公交客戶端   簡介:隨時隨地查詢公交運行位置,到點準時來接你,等車不再干著急。

新聞爆料

爆料熱線電話:8200999
中國電信提供技術支持
網友交流QQ群:41885496

膠東在線版權所有

網站簡介網站地址標識說明廣告服務聯系方式法律聲明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最新高清无码专区在线视频_最新国模无码国产在线视频_最佳情侣手机在线视频